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略中国

本站QQ群6788872,QQ二群21618259,欢迎加入!

 
 
 

日志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2010-05-27 20:22:3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歼-11双座存在与否的资讯分析

    中国空军在60周年阅兵方队中公开了歼-11新型战斗机的名称,被国外媒体宣布为引进生产俄罗斯苏-27的歼-11,首次以中国新型战斗机的名称被公开在阅兵的解说中。中国空军随后在成立60周年大型展览上也展出了多种新型战机,但展出的实体飞机大都是国内已经公开的型号,反到是在宣传展板上公开了很多有关新机型的信息,歼-11BS这个型号的出现就为歼-11系列增加了新的型号名称。现有公开资料中有歼-11BS名称的飞机外形与苏-27UBK类似,歼-11的编号证明这个机型是国内设计生产的型号,而S按照通常的拼音命名方式可看成是歼-11的双座型(字母S估计为双字的拼音字首)。

    最早出现歼-11BS名称的是在某高校庆祝活动上飞机模型上的标识,但当时的歼-11BS只是一个比例并不协调的缩比模型,对了解歼-11双座的实际意义并不比机体上的名称更有价值。中国航空馆的歼-11BS虽然仅仅是个展板上的图片,但其权威性和可靠性比起当初的模型要高的多,虽然不能从展板上确定歼-11BS的具体技术细节和性能指标,但确认这个型号的存在仍然可以为分析提供清晰的基础。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航空博物馆展板上歼-11BS的图片介绍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高校庆祝活动中有歼-11BS标志的模型

    歼-11的由来和存在的问题

    根据国外媒体的报道,中国的歼-11是在引进俄罗斯苏-27SK的基础上国产化的型号。按照国外相关资料的记载,中国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从俄罗斯引进苏-27SK/UBK,其中苏-27UBK是保持苏-27SK全部战斗力的双座教练型,也是飞行员从高级教练机转飞苏-27SK前过渡的同型教练机。中国引进多批苏-27SK/UBK后还引进了苏-27SK的生产线,许可证引进的苏-27SK据信由沈阳飞机工业集团生产,建国60年空中阅兵方队中称为歼-11的就应该是中国生产的苏-27SK。

    根据俄罗斯公开的对外军品销售数据中关于战斗机的记载,中国在2000年后没有继续引进新的苏-27SK/UBK,新增重型战斗机除了直接引进的苏-30MKK外,主要的装备补充就是由国内新建生产线自行生产的歼-11。国外资料认为引进生产的歼-11都是单座型号的苏-27SK,这些飞机虽然能够增加装备规模却并没有增加苏-27UBK的数量,中国苏-27的高级飞行训练依然需要依靠引进的苏-27UBK。中国航空兵重型战斗机装备数量的提高可以增加装备范围,苏-27这种尖子部队的重点装备开始成为主力作战装备,根据国内电视新闻中的影象资料,国内不同战区的多个航空兵部队都已经或即将开始装备歼-11,同型教练机数量不足的问题随着装备数量的增加越发明显。

    中国空军部队操作苏-27/30系列飞机的时间已经接近20年,海军航空兵在本世纪初期也开始接收苏-30MK2,随着国产化歼-11生产逐步稳定和交付数量的迅速提高,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即将开始大规模接收歼-11。现役苏-27UBK在数量上远不能满足航空兵的需要,尤其是对并没有苏-27SK/UBK装备基础的海军航空兵,装备歼-11系列时必须考虑到飞行训练的装备需要。

    国外先进战斗机中同型双座机在整个机队中的比例非常大,担负同型教练任务的双座机比例通常为单座机的1/3~4,考虑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双座机用来执行多用途作战任务,同一个系列平台中的双座机比例还有进一步增加的趋势。中国装备的苏-27SK/歼-11与苏-27UBK的比例已经出现失衡,如果歼-11装备规模进一步提高而又没有双座教练型号的有效补充,很可能会影响到歼-11新机部队形成战斗力的速度,甚至可能会造成现有苏-27UBK过度消耗和飞行员训练不足的问题。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虽然装备有数量较大的苏-30MK系列双座机,但苏-30MKK多用途战斗机虽然是由苏-27UB基础上发展,但作多用途战斗机使用的苏-30MKK在后舱设备上与苏-27UBK差异较大,担负一线作战任务的苏-30MKK也需要保证较高的飞行寿命储备,因此苏-30MKK几乎不具备承担飞行训练任务的能力,使用苏-30MKK替代苏-27UBK在经济上也是对装备的巨大浪费。

    歼-11是中国能够独立生产的第三代高性能重型战斗机,重型远程战斗机不但在国际战斗机装备上处于顶端,在中国航空兵装备构成中也承担着非常重要的作战任务,尤其是重型战斗机大尺寸平台的改进改型功能更为重要。国外同规格战斗机(如F-15和苏-27S)在发展改进中都很重视系列化,战斗机的改进提高与多用途战斗机的发展是常规的趋势。重型远程多用途战斗机是航空兵战术攻势作战力量的基础,中国航空兵部队现在已经装备有苏-30MK系列近百架飞机,但现有机队规模相对航空兵整体作战任务需要还存在很大差距,如果不继续引进就必须依靠国内力量发展类似苏-30MK功能的新机型。按照与航空兵攻势防御作战能力发展相适应的装备需要,虽然国内已经开始广泛装备歼轰-7型战斗轰炸机,但利用歼-11的基础条件开发强化对地攻击能力的多用途机型,也是歼-11未来发展过程中比较容易确定的合理发展趋势。

    歼-11双座型号的模型外表既类似苏-27UBK也接近于苏-30MKK,这就在歼-11双座的具体用途分析上产生了很多困难,到底歼-11双座是歼-11的同型教还是相当于苏-30MKK的多用途战斗机,使不同的人对歼-11双座的判断存在差异很大的两个观点。通过前文的叙述可以确定中国既需要教练机也需要多用途战斗机,但这两个机型在发展中是否可以实现结构和功能的通用化,或者在现有装备发展条件下应该选择哪个型号作为优先装备,都可以作为判断歼-11双座功能和性能的关键条件。多用途战斗机和同型教练机都是先进战斗机的发展型,根据国外现代化战斗机的发展过程和型号序列的发展情况分析,也许可以对中国发展歼-11系列双座型的目的进行简单的分析。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疑似歼-11BS的网络照片

    多用途战斗机和双座战斗教练机的侧重

    多用途战斗机(双重任务)虽然在外形上与教练机比较接近,大部分多用途机型就是在教练型的基础上改进发展的,但从装备角度看多用途与同型教之间仍然存在很多差异。多用途战斗机虽然可以利用空中优势战斗机的机体改造,飞机的气动外形和尺寸也可以维持在基本不变的标准,但不同的用途显然要影响到飞机的载荷条件和内部结构。美国空军装备的F-15E虽然以F-15D战斗/教练机作为基础,但特殊的性能要求和作战任务同样反应在飞机设计和结构上,F-15E的结构重量和载荷特点F-15D都存在较大的区别。苏-27UB同样也是改进苏-30时的基础平台,俄罗斯在发展苏-30MK时也利用了苏-30的设计基础,但增强对地攻击载荷和火控瞄准系统后,外型差异不大的苏-30MK和苏-27UB在结构和性能上也有较大不同。

    双座多用途战斗机和同型教练机并不是无法实现统一,但这两个功能差异很大的机型在性能上各有侧重,如果实现机体标准化必然要在结构和性能上互相迁就,如同型教练机就必须付出不必要的结构强度和重量代价,多用途战斗机在担负同型教时必然要消耗宝贵的飞行寿命,综合考虑这样的标准化虽有利于减少机型却在成本上代价很大。同时因为多用途战斗机在结构和成品上与常规的同型教练机差异较大,因此在维护保障和备件、武器的供应上也存在差异,将同型号教练机和双座多用途标准化在技术上和成本上存在教多问题。国外先进战斗机发展中确实存在双座通用机的情况。EF2000和“阵风”的双座型都兼备同型教和多用途的功能,但需要看到的是这两个典型机型的潜在用户装备规模都较小,即使是最初计划中的单独用户装备量也不超过300架。EF2000和“阵风”的装备规模限制了每个机型的可用装备数量,在这个情况下如果分别发展同型教练和多用途子型,有限规模下的细化任务无法满足单项必须的装备数量,实现标准化所付出的代价可以用型号减少所提高的效率来弥补。

    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航空作战力量的装备规模很大,不同作战部队都按照装备条件进行有侧重的型号选择,多用途战斗机和空中优势战斗机在这个条件下难以混装,很难实现为空中优势战斗机部队配备双座多用途战斗机的需要,足够多的装备数量也可以满足分别发展不同机型的规模化需求。大国航空兵在作战上非常强调装备体系和机型组合的作用,美国空军不可能用F-15C/D去执行纵深对地打击任务,同样也不会用F-15E去担负争夺制空权的作战任务。苏联/俄罗斯虽然为苏-27改型加强了多功能和多用途能力,但仍然投入很大的力量和时间去发展专用的苏-34,可见多用途战斗机在实际作战上往往更重视主业的发挥,“万金油”那种类型的双座通用型号基本都是小规模航空兵的专利。

    中国航空兵部队已经建立起了各有侧重的航空作战体系,苏-27SK/歼-11、苏-30MKK和歼轰-7A分别承担着各自重点作战任务,依靠不同部队之间的协同配合来满足整体作战需要。中国航空兵部队大规模装备歼-11后最缺乏的就是同型教练机,飞行训练任务的压力已经无法继续依靠苏-27UBK承担,而多用途攻击任务则有苏-30MKK/MK2和JH-7A可用,发展多用途战斗机对航空兵战斗力的作用并不如教练型急迫。歼-11双座在载荷条件和战斗力上肯定会具备相当的多用途作战能力,这是因为现代化战斗机的发展强调增加使用弹性的结果,而且歼-11B相比苏-27SK也会提高多用途方面的功能和性能,与歼-11B同系列的歼-11双座也能够满足部分多功能的要求。歼-11双座与歼-11B的关系应该是类似F-15D与F-15C的关系,但以现有装备需求看歼-11双座不大可能承担起F-15E这样的功能。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由苏-27UB改造设计的苏-30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苏-30MKK多用途战斗机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苏-30MKI多用途战斗机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强化对地攻击能力的苏-34

    起步后的新生

    歼-11双座首先作为同型教发展不但可以解决最迫切的装备需求,同时也可以提高多用途和战斗/教练型各自的性能水平。歼-11多用途改进型的后座如果不需承担同型教的功能,后座飞行操纵系统只需要满足替换驾驶的基本要求,可以取消同型教后座操纵系统的超越主控要求,座舱内部的布局和显示装置也可以按照完全作战的需要布置。歼-11的同型教可以保持与歼-11新机型相同的作战能力,除了后座主控的双控操纵系统和类似的座舱显示装置外,还可以保持与单座空战型基本相同的载荷条件和结构强度。同型教练机和多用途双座型分别生产有利于提高装备效率,同时可以降低双座改进型与单座型的性能差异,同型教练机在成本与性能上的平衡条件也比较好,更加适合于配备战斗机部队担负训练和配合作战的需要。

    多用途战斗机如果不需要考虑到同型教练的功能需要,就可以按照最佳设计条件对飞机平台进行改造。歼-11的型号发展如果按照俄罗斯对苏-27系列的发展轨迹,在同型教练机之后将开始改进空优和强化对地的多用途型号,如俄罗斯出口的苏-30MK就采用了类似苏-27UB的外形和布局,承担纵深战术攻击任务的苏-27UB改进型则是并列座舱的苏-32/34。按照俄罗斯对苏-34的发展情况和技术标准来估计,苏-34机头雷达罩和前电子设备舱的空间都可以增加约50%,并座布局的大空间与现代化航空电子设备进行综合后,不但可以扩大雷达天线的口径还可以采用组合观/瞄系统。比如在相控阵(或机扫平板缝隙)多功能雷达上寄生(独立设置)地形跟踪雷达(类似F-111或“狂风”的雷达组合),还能够在雷达天线罩后下方设置前视红外/激光瞄准装置(类似F-111的固定光电吊舱)。组合观/瞄系统可以实现地形跟踪/导航和前视红外/激光瞄准装置的固定化,彻底解决苏-27/30挂载设置中吊舱抢占有效载荷挂架的缺陷,大幅度提高重型多用途战斗机的机载设备完善程度。设想中的组合雷达/光电系统需要有充足的机头体积和内部空间,这种空间要求依靠串座型苏-30MKK是很难满足的,而并座的宽机头苏-34/33UB布局不但能够提供充裕的空间,而且各传感器系统的尺寸和功能都不会受到机体尺寸的影响,这种传感器设置条件是苏-30MKK机体所完全无法实现的,俄罗斯在大规模出口苏-30MK系列同时仍然坚持发展苏-34,就是因为专机专用的性能指标要超过半路出家的苏-30MK。

    并列座舱的苏-33UB/34虽然空战性能和格斗机动性会有较为明显的降低,但这些性能指标对执行纵深突防和对地打击任务的影响不大,依托苏-27平台所保留的空战能力也足以保证自卫空战的需要。通过分析俄罗斯对苏-27系列战斗机的发展改进情况,以及美国空军在F-15D基础上发展F-15E的现实,可以认为同型教练机与多用途战斗机分别发展是恰当的,技术上比较简单的同型教练机肯定在装备时间上要比多用途型号更早,与俄罗斯和美国航空兵装备体制类似的中国也应该存在类似的情况。

    关注中国航空兵现代化发展的朋友大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装备上,经常用哪种装备的性能作为分析判断的依据,但进行深层次的分析更应该将人员素质作为评价的重点,尤其对技术和人员基础薄弱的中国航空兵来说,尽快培养和积累足够的掌握现代化航空技术的空、地勤人员,是摆在新装备生产供应之前首先应该得到加强和保证的部分。中国航空兵部队现在正处于从二代装备向三代装备转换的过程中,根据国外同类作战飞机的型号发展趋势来看,基本型战斗机的首个后续型号都是承担训练任务的双座机,即使是EF2000、“阵风”也是采用分阶段完善提高的措施,通用机体的双座机采用的也是训练先行的发展方式。中国航空工业已经有能力独立完成单座空优型歼-11的生产,自行生产和自主保障体系的建立增加了装备数量,但空勤人员素质提高的速度还无法与装备更新速度相适应,装备等人局面的出现对教练机的需求远比多用途战斗机更加迫切。现在的中国航空工业有比较好的产品条件和生产能力,国家的经济水平也能够满足新装备大规模生产和使用的需要,但新装备的使用必须在有充足的高素质人员基础上才可以实现,从这个角度可以认为歼-11双座的训练价值比多用途战斗机更有意义。

    满足中国航空兵歼-11同型教练需要的双座型研制难度不大,只要在歼-11机体上对前机身进行必要的改进和调整,不需要新建生产线就可实现类似苏-27SK/UBK的组合。歼-11B/BS的战斗/训练组合不但成本较低、耗时较少,而且可以快速满足部队飞行训练的装备需求。发展歼-11双座教练型时如果提出了过多的多用途作战要求,不但单机成本和结构更改量将会有很大的增加,而且在实际使用和装备任务规划上也将遇到很多问题。僵化的坚持多用途战斗机和教练机同型观点,很容易在新装备发展过程中出现画蛇添足的错误局面,按部就班的逐步发展虽然看起来显得有些保守,但却可以更好的贴合中国航空兵装备发展和更新的需要,小步快跑的发展方式也更适合机型分类细致的中国航空兵需要,笔者由此判断歼-11双座首先应该是类似苏-27UBK的同型双座战斗/教练机。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专家分析:歼11BS可能只是歼11B双座教练型 - zhangfeng - 战略中国

    苏-30MK与苏-34的对比图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